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飞马牧场商秀珣】
【飞马牧场商秀珣】
飞马牧场商秀珣 
                 引子
                  
   故事发生在与大唐双龙的平行时空,差异就在于双龙没有到飞马牧场当厨师, 而飞马牧场也在李密与四大寇的阴谋下被攻破。飞马牧场大部分的战士和仆役都 战死沙场,只有少数人在叛徒陶叔盛的带领下投降了四大寇。而飞马牧场场主商 秀珣却被活捉……
                  
   城门裸女飞马牧场的所在四面环山,围出了数十多方里的沃野,这里气候温 和,四季如春,土壤肥沃,物产丰饶,其中牧草更特别丰美,而且仅有东西两条 峡道可供进出。形势险要,形成了牧场的天然屏护。
                  
   又是一个明媚的夏天,飞马牧场那充满悦目色彩,青、绿、黛各色缀连起来 的草野上,十多个大小不一的湖泊像明镜般贴缀其中,碧绿的湖水与青青的牧草 争相竞艳,衬托着雄伟的飞马城的亭台楼阁流光溢彩,生机盎然,美得令人屏息 赞叹。无论从任何角度看去。飞马牧场还是那么美丽平静,但这已是四大寇攻破 飞马牧场两年后了,飞马牧场早已成了四大寇匪兵的根据地。
                  
   时近午时,飞马城里仍是一片萧条之色,城里的匪兵不多,因为四大寇亲自 出兵攻打竟陵郡带走了大部兵马,可城中的百姓仍出来的不多。飞马城的南门是 飞马城唯一开放的城门,此时城门口五六个匪兵正聚在一起喝酒赌钱,表面上这 里没什么特别之处,可是在城门左边却搭着一个高出地面一丈左右的木头台子, 显得格外显眼。
                  
   木台上的景象更是让人瞠目结舌,一个全身一丝不挂年轻女人像一只狗一样 地趴伏在上面;女人双手撑着地雪白圆润的屁股高高地撅起在半空中,由于她修 长的双腿大大张开着;所以她两腿间的一切都清晰地暴露在最显眼的地方。                  
   女人毫无遮掩地的成熟苗条的肉体上布满了遭到残酷凌辱的痕迹:原本丝缎 般光滑的后背和大腿上还能看到淡淡的鞭痕,高高撅着的浑圆的屁股上布满乌青 的指印。隋朝以来虽说是民风开放,但一个女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赤身裸体,听听 都觉得惊世骇俗了。更不要说这样公开暴露出女人所有的隐秘。
                  
   不过现在对于她来说,更悲惨的是不仅仅是被羞辱地着展示在光天化日之下, 而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同时遭到两个男人粗暴的的奸淫!一个下身赤裸的高瘦汉子 跪在那女人后,双手抓住她伤痕累累的雪白屁股,挺动着细长的肉棒奋力地在她 暗红的肉穴里地抽插发泄着。
                  
   被奸污的女人不仅无法反抗,连哀叫和呻吟都不能,因为她的小嘴也被另一 个同样下身赤裸的黑胖矮汉的肉棒塞满了!他一边面带满足地享受着女人温暖的 小嘴。一边使劲揉捏着女人娇嫩丰满的奶子!木台上这个好像最下贱的娼妓一样 的狼狈悲惨的裸体女人究竟是什么人?竟遭如此凌虐?
                  
   木台的边立着的一副用木牌写着对联揭示了这个答案:左边是「昔日美人场 主银衫白马精钢剑威风八面」,右边是「今日淫贱娼妇浪嘴骚穴臭屁眼任人抽插」 横批是「人肉夜壶商秀珣」,原来这裸体女人竟是飞马牧场场主商秀珣。
                  
   自从被四大寇活擒后,商秀珣就完全陷入一种生不如死的境地中。两年时间 四大寇对这个美女极尽侮辱之能事。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上,商秀珣都被彻底沾 污着。更使商秀珣痛苦的是她不能自我了断,因为四大寇说只要她一死,便尽屠 商氏族人。
                  
   为了不让商秀珣能反抗,四大寇的老大「鬼哭神号」曹应龙让她服了花间派 密药锁功散,锁住了她的一身内力。而且曹应龙还让她服了绝后丹,这样不管她 怎样被奸淫,都怀不了孕。
                  
   最初的三个月里,四大寇亲自上阵,在商秀珣的身体上尽情的发泄和蹂躏! 三个月后,四人过足了瘾,也略略泄了兴致,才把她送进军妓营任由手下匪兵玩 弄。匪兵们哪见过像商秀珣这种姿色的美女,每到夜晚军妓营顿时排起了长队, 为了节省时间匪兵们很少一个个来大都三个一起上让她的肉穴,屁眼及嘴巴塞滿 了硬挺的鸡巴,只要一有人泄精另一人的鸡巴即刻插入,让她沒有丝毫空闲。                  
   就连从她嘴中塞进食物的时候,还有人架着她的双腿埋头苦干。如果商秀珣 不是多年艰苦的习武磨炼身体结实,再加上曹应龙定时给她用补药,恐怕这样蹂 躏早已把她活活奸死了。
                  
   半年多前,曹应龙派人在牧场内城城门左边搭了这个木头台子,在每天白天 让商秀珣全身一丝不挂的趴在上面在众目睽睽之下展示身体受人奸淫。并做了那 副对她联横加羞辱。这才有了今天的凄惨景象。商秀珣低着头,被汗水浸透的乌 黑秀发凌乱地披散下来,嘴里不时发出沉闷的哼声,同时发出啾啾的吸吮肉棒的 声音。赤裸的肉体颤抖着、扭动着迎合着来自身后的奸淫,浑圆肉感的屁股左右 摇摆,显得无比淫荡妖冶。
                  
   她的肉穴已经被干得有些红肿了,两片紫红发黑的小肉唇充着血,向左右分 开,随着那高瘦的汉子的肉棒的抽送, 肉穴里还不停滴淌出黏乎乎腥热的白浊液 体,将她身下的木板都弄湿了一大块。“臭婊子,你的烂骚穴真是有够恶心!! 上午不知被多少根鸡巴光顾过了, 里面有这么多少人的东西。”高瘦汉子一边咒 骂着,一边用手在商秀珣白嫩的屁股蛋子上狠狠的抽打了几下,耷拉着脑袋卖力 工作的商秀珣身体一阵哆嗦,浑圆白嫩的屁股上立刻出现几个暗红的手印。                  
   然而高瘦汉子的惩罚并没有结束,他用左手扒开商秀珣的两瓣屁股,右手的 两根枯瘦的手指猛的一挺插入了商秀珣黑褐色蠕动着的屁眼,用力地抠挖起来。                  
   「啊……」商秀珣吐出嘴里的肉棒惨叫了一声,虽然她的屁眼已经被人鸡奸 过无数次了,但毕竟受不了这样粗暴抠弄,整个直肠火辣辣的做痛。「啊……屁 眼儿……奴家的屁眼儿要…被你给抠烂了!啊……」高瘦汉子对商秀珣喊叫毫不 理会,反而变本加厉的又加进一根手指,三根手指在商秀珣的屁眼里转着圈的挖 弄着。
                  
   「呜……呜……」突然商秀珣的惨叫变成一阵模糊不清的呻吟,原来黑胖矮 汉又把她的头按回到自己的胯下,用肉棒塞住她的嘴巴,商秀珣有气无力地扭动 着赤裸的雪白肉体,好象在挣扎着要爬起来。「别动,大爷要肏你的屁眼儿了」。 高瘦汉子说完就拔出屁眼里的手指,扶着肉棒对准那已被挖弄得惨不忍睹的孔洞 猛的一挺,「滋」的一声,整根鸡巴完全尽吞没在她的屁眼里。
                  
   那高瘦汉子弓着身体抱着商秀珣的屁股,嘴巴压着她颈、对着背上的细皮嫩 肉猛舔猛吸,屁股快速的前後运动,肉棒像活塞一样在商秀珣的屁眼里出没。肉 棒每次都是抽出到龟头部时再狠狠地捅入, 一下比以下狠。商秀珣扭动臀部,收 缩屁眼的肌肉,吸允着深深插入肠子里的肉棒。
                  
   「唉……要得……这婊子的屁眼儿还会咬人呢!」高瘦汉子感叹道。「真的 我试试……」黑胖矮汉从商秀珣的小嘴里抽出肉棒和高瘦汉子迅速交换了位置。 「先亲,再舔,然后含,知不知道!」!高瘦汉子抓起商秀珣头发让她的脸抬起 看着自己。这是张美得异乎寻常的脸,白净的皮肤,红如樱桃的嘴唇,小巧挺拔 的鼻子,浓密的眼睫毛下一对水汪汪大眼睛,显得那样清丽脱俗,楚楚动人,只 是在长时间的酷刑折磨后,脸上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只剩下呆滞的神情和被 痛苦扭曲的肌肉。
                  
   「亲屌要发出声音!臭屄!」
 
  「啧!啧!」的亲吻声不断从商秀珣的嘴唇传出,两个男人听了不断淫笑着。                  
   「可以含了,好吃吗?这可是刚从你屁眼儿里拔出来的」商秀珣已含住肉棒, 高瘦汉子仍恶毒的不放弃精神虐待的机会,「好吃要说啊!要一边含一边说!」                  
   「呜……好…」商秀珣深锁着眉头,口齿不清的发出声音。「呵呵!一含屌, 连话都说不清楚。嘴唇用力一点,还要有声音!」
 
  「喂!臭婊子…快用你的屁眼咬我的鸡巴!」黑胖矮汉干了七八十下商秀珣 的屁眼,并没有感到商秀珣肠子里的变化。那商秀珣只得又扭动起臀部,收缩屁 眼的肌肉,吸允着深深插入肠子里的这根新肉棒。
                  
   「爽。就这样,」大约又干了七八十下黑胖矮汉似乎已到了爆发的极限,两 手紧扶的商秀珣纤腰,全身痉挛猛的向上一挺,滚烫的精液全部喷入她的屁眼。                  
   「这么快就完了?」高瘦汉子埋头观看着自己的阳物在的商秀珣嘴里进出, 双手揉搓着商秀珣沉甸甸的奶子,一面调笑道。「唉……腰都快断了,老兄你慢 慢玩」黑胖矮汉下了木台穿上裤子,扬长而去。
                  
   高瘦汉子见那黑胖矮汉功成身退,于是抽出商秀珣嘴里的肉棒,又一次屁股 高高翘起的商秀珣身后。将龟头对准被浆液遮得几乎看不见的屁眼,一下子就再 狂捅进去。用尽吃奶的气力疯狂地抽插。台上两副肉体交撞发出一连串儿激烈的 「辟啪」「辟啪」的声响,良久不停。
                  
   高瘦汉子也数不清究竟插了多少下,也不觉过了多久,只顾体味着肉棒在屁 眼里出出入入所带来的乐趣。每一下冲击都把快感从阳具传到身体里面,令肉棒 更加挺直坚硬,龟头越涨越大,动作更加粗野。终于感到龟头麻热一下,小腹收 了几收,体内积存的精液源源不绝的喷射出来……
                  
   城里的人们对木台上发生的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在街上走动的男人或不 加理睬的干着自己的事情;或干脆加入到奸淫的队伍中来。而女人则很少在街上 走动,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女人才不时的出现在街上,她们大多目不斜视的红着 脸匆匆走过,有时也会用一种或同情或鄙视的目光瞟一眼木台上的事情,然后嘴 里小声嘟囔着:「呸!呸!呸!大白天还要弄这个,真下流。」
                  
   木台上的男人换了一拨又一拨,整整一个白天都在这样的疯狂与冷漠中度过 着。疯狂渐渐无力,冷漠却像它开始时那样平静。木台上那具被人着摆成种种姿 势的赤裸肉体,仿佛散发着任人凌辱的骚气,吸引各种各样的男人将她围在中间 玩弄着,无数或大或小或长或短或粗或细的肉棒一一进入她的体内,在她体内抽 送,在她体内喷射。给她娇嫩的肉体上带来种种痛苦和快感。
                  
   数十个男人的精液不但灌满了她的子宫和直肠,也把她整个臀部都浸在一片 白色的污浊中。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树袋鼠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