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女忍的掠夺法】(03)【作者:翡翠天龙】
【女忍的掠夺法】(03)【作者:翡翠天龙】
字数:35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选择点1:「如何,想用我的脚来高潮吗?」
 
  一动不动凝视着右京的瞳孔……她的眼中蕴含着能够让男人不由自主疯狂的 独特的气氛。
 
  我的嘴像乞求母乳的婴儿一样颤抖着。
 
  (想要……高潮……)
 
  我点了点头,右京满意地笑了。
 
  「我很高兴啊,但是你最早是沙织大人的东西……」
 
  右京那样说着,看向了沙织。沙织对着右京和善地微笑了一下。
 
  「从他那儿抽出一发也可以。」
 
  来自沙织的对右京的许可,可以对我用羽衣缚达到绝顶吗?右京轻轻的对主 人低下了头。
 
  「因为沙织大人的许可,所以你的第一次就由右京来引导了。」
 
  右京满面笑容的同时,也再度开始使用性技,和刚才以让我吊在半空中而轻 飘飘运动的指尖不同,这次明显的变成了为了让我射精的动作。
 
  她的大腿以绝妙的压力玩弄着我的肉棒,并且到现在也不允许它射精。她用 两个手指夹在了我从她的桃尻中露出的龟头,一边画着圆一边被扭动着。我的肉 棒在这攻击之下也再次流出了欢喜的眼泪。
 
  (呜……右京……右京……)
 
  在我的眼中,现在一边看着我的表情一边露出温柔笑容的右京,犹如仙女一 般。这样美丽的仙女,有一种让人想要将精液主动奉献给她的魅力。
 
  但是……
 
  「马上就要出来了啊。那么……」
 
  右京的指尖突然停止了,快乐的旋律顿时被打断,一种犹如满溢的潮水突然 退下的空虚感涌上了我的脑海。
 
  「啊啊啊……」
 
  「现在射精还太早了……」
 
  我带着央求女神一般的眼神看着右京。
 
  「能稍微再努力一点吗?
 
  表现出温柔表情的恶魔,有着礼貌的言谈,但是右京对男人的责备却是非常 残忍。
 
  这次不使用指尖而是不断的用大腿进行松紧,这样让我无法发射出来……我 感觉自己已经开始主动的扭动起腰部来。
 
  「哎呀,就这么渴求吗??呵呵……」
 
  感觉到我动作的右京,用双手抓住我的腰。然后,配合我的腰部的运动,自 己也开始扭动起腰来。
 
  (啊啊啊、动起来了!可恶……)
 
  右京的运动,让我的动作完全失去了作用,射精的快感又逐渐远去……看到 我的样子,右京小小的笑了起来。
 
  「不允许这样自己到达绝顶哦。」
 
  右京放缓了大腿的力量,开始以指尖和手抚摸起我的身体,一种刺痒感开始 侵蚀我的全身。
 
  (我的心里非常的焦急,但是因为羞耻无法主动乞求绝顶)
 
  ………………
 
  …………
 
  ……
 
  「接下来,是决定性的一击。」
 
  总算要从这个痛苦中解脱出来了……我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
 
  但是,说不定她又会改变主意。
 
  我有些害怕,因为右京是个性情不定的人。
 
  不过这样的担心有些多余了,因为右京的性技,已经到达了最后的阶段。 
  大腿的压力缓解,并对肉棒施以了小幅的震动。另外,手指开始刺激起龟头 里筋的一点。射精的欲望从我的玉袋中沸腾起来。
 
  「已经不用插入了,就这样到达尽头吧……」
 
  右京带着柔软而冷酷的笑容看着我道。
 
  「哈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出……要出来了啊!!」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激烈的射精和叫喊榨干了我最后的一丝力量,右京无视我的这种惨状,依然 牢牢的控制着我的肉棒。
 
  「……已经绞出来一次了啊。」
 
  这么说着,然后就将我沾满精液的肉棒压向了自己的胸。我的肉棒顿时被她 从忍服中溢出的山谷给吞噬,刚射完精的肉棒又不由自主的膨胀起来,然后在她 的乳浪之中游起泳来……被迫游泳……
 
  「啊啊啊啊啊……哈啊……」
 
  噗嗤……
 
  毫无力量的我又被右京从龟头绞出了精液,都渗入到了右京的身体当中。不 被允许恢复一点体力,就这样在她的引导下连续升天两次。
 
  「呵呵,右京的话……果然还是一次无法满足呢。」
 
  看着被右京抱着的四肢无力的我,沙织很小地嘟哝了一下。
 
               选择点2
 
  「如何,想用我的脚来高潮吗?」
 
  一动不动凝视着右京的瞳孔……她的眼中蕴含着能够让男人不由自主疯狂的 独特的气氛。
 
  我的嘴像乞求母乳的婴儿一样颤抖着。
 
  但是……
 
  (虽然希望让右京送我升天……不过……)
 
  我将视线从右京身上挪开,看向了拘束着我的左京。
 
  「啊?……怎么了、看着我?」
 
  发觉了我的视线的左京说。
 
  「难道想让我使你高潮吗?」
 
  我点了点头,从左京那挪开了视线。
 
  到现在为止只有眼前的右京展现出来独特的魅力,但是,左京也有她的特殊 之处。
 
  「啊……遗憾,被左京给吸引了。」
 
  右京的表情有些别扭,将大腿的束缚松开,解除了羽衣绞,慢慢的一种安稳 的感觉蔓延向股间……终于不是以难堪的高潮结束了。
 
  左京反过来看向我的脸,轻轻的吻了上来。
 
  在用舌尖轻轻在我口中搅动一番后,左京回头看向了沙织。
 
  「可以让他高潮哦。」沙织没有说话,但无言的向左京点了点头表示了出来。 
  「非常感谢,选择了我……」
 
  因为一直压在我的身后,所以直到现在我才从正面看到了左京的脸,是个不 亚于沙织和右京的美女,虽然胸部不是右京那般的巨乳,却有着是个流线般完美 的体型。她和沙织有着一样修长的身材,并且配合这个表情……左京有着不折不 扣的能够迷死男人的美色。
 
  「我不会留手的哦,如果太过舒服的话喊出来也没事哟……」
 
  左京的脸上浮现出大胆的笑容,手在我的股间来回抚摸起来。
 
  她的淫语和动作让我的下面顿时有了反应。
 
  「我不像沙织大人和右京那样有很多淫技,不过……」
 
  左京转到了正面,而右京则到了我的背后继续拘束我。
 
  「……可以让你射出几十次哦。」
 
  左京闭着一只眼睛诱惑着我,同时指尖也沙沙地在我的肉棒上爬转,细长的 手指妖媚的缠着我的阴茎蠕动着,只是看到这个样子就让我有了莫名的快感。 
  (这样高潮几十次……啊……)
 
  我紧闭着眼睛,抵抗左京的淫语,而她的指尖依然在温柔的蠕动着。
 
  「忍耐是徒劳的哦,如果是右京的话,现在已经很容易的让你高潮了。」 
  咕呜……!
 
  (唔……)
 
  股间传来的瞬间的疼痛让我睁开了眼睛,左京的左手紧紧正抓住我肉棒的根 部,让我无法射精,并且,在龟头和棒身的交接处用指甲轻划着表面施加着别样 的刺激。疼痛的感觉逐渐减弱下来,之后传来的,是阵阵快感。
 
  在这刺激之下,我的先走液也流了出来,左京的手指此时开始缠绕起我的肉 棒,开始真正的撸动起来。
 
  咕噜,咕噜。
 
  左京施展的性技,是在按住肉棒根部的同时用右手的三根手指玩弄扭动着龟 头,在她性技之下,我已经开始渗出一些精液了。
 
  (啊……)
 
  与先走液不同的乳白色液体,出现在了铃口的尖端,如果不是被左京强硬的 握紧肉棒根部,我根本就已经射了出来。
 
  「稍微漏出来一些了啊,你就这么弱吗?……那么,来吧!」
 
  哧溜哧溜哧溜!!
 
  呜哇啊!
 
  (这、出来了!……啊啊!!)
 
  比刚才更多的精液渗透了出来,但是按总量算我被拧出的精液也只有几滴。 
  但是,从下面却传来一阵令人完全无法忍受的快感!麻痒和疼痛的感觉也同 时向着我身体的深处扩散。
 
  「啊、啊啊、出来了……啊啊啊啊啊!!」
 
  下一个瞬间,我射精了!身体为了应对这剧烈的快感不由自主的激烈抖动起 来,但是,和往常不同,我无法大量射出精液。
 
  「看来这样很不错呢……呼呼。」
 
  看到我的样子,左京妖媚的笑着,然后同刚才一样,还是只是用着拧出少量 精液的手法……呜啊啊啊啊!!!
 
  哧溜哧溜!!
 
  「又一次体会到升天的快感了呢~ 」
 
  又一次,快感慢慢的渗入股间,向着体内渗透,和刚才一样,我的身体又颤 抖起来。啊!!完全抑制不住!
 
  在我的尖端又一次渗出精液的同时,左京伸出舌头用舌尖哧溜哧溜地舔舐起 它们来。
 
  「呜啊啊啊啊!」
 
  连续射精……但是在左京的控制之下,每次只能射出少量的精液,并且在我 射精之后马上就用舌尖进行爱抚。
 
  「你看,又出来了~ 」
 
  哧溜……左京的舌尖在龟头的尖端来回轻舔着。
 
  「哎呀……等等……啊啊!!」
 
  一点一点被拧出精液竟然如此的舒服!!
 
  同时,我的股间也流淌着一股令人感到焦急的快感的波浪——这是左京有意 所制造出来的。
 
  左京没有让我一次性射出大量的精液,而是用断断续续的少量射精玩弄着我, 和残酷的绝顶寸止相比,这样也更能消磨我的精神和肉体。
 
  呜哇……
 
  「又出来了吗?让我舔掉吧……」
 
  左京的小舌头像擦拭我龟头的尖端一般舔着。
 
  「啊啊啊啊……哈啊!!」
 
  咕噜……
 
  毫无力量的我的龟头被不停的一点一点地绞出精液,那些全部被左京的嘴唇 给吸了进去。无法恢复体力,被不断引向绝顶……
 
  「左京的话还是一次无法满足啊。」
 
  听到远方沙织的声音,我用空虚的目光凝视着左京,而左京则向上仰视着我。 
  「啊啊啊啊啊!!」
 
  虽然……只是一点点的射精,但我还是到达了高潮。因为多次射精的缘故, 我的龟头现在异常的敏感,对女忍的性技毫无抵抗力。
 
  看着被左京的射精管理玩弄着,拥抱在怀的四肢无力的我,沙织小声的嘟哝 道:「左京,现在还是先饶了他吧。」